>

澳门太阳娱乐集团138-澳门太阳娱乐集团[官网]

澳门太阳娱乐集团138,澳门太阳娱乐集团官网拥有更多的游戏优惠,带来了更快的速度和更强的稳定性,提供大量休闲益智单机游戏攻略秘籍内容,是跟着时代的潮流好玩不停。

老子道德经导读:赞玄

- 编辑:澳门太阳娱乐集团138 -

老子道德经导读:赞玄

不欲盈:盈即满。欲盈,不知足,不知适可而止。不欲盈,不盈满,谦虚的意思。

求见教?

听之不闻名曰希,

15 古之善为道者,微妙玄达深不可识。夫唯不可识,故强为之容。曰:豫呵其若冬涉水,猷呵其若畏四邻,严呵其若客,涣呵其若淩释,敦呵其若朴,混呵其若浊,旷呵其若谷。浊而静之徐清,安以动之徐生。葆此道不欲盈,夫唯不欲盈,是以能敝而不成。

敦:敦厚。

通:帛书、楚简皆作“达”。

王弼注:有,有其事。

26 重为轻根。静为躁君。是以君子终日行。不离其辎重。虽有营官。燕处则超若。若何万乘之王。而以身轻于天下。轻则失本。躁则失君。

王弼注:◎盈必溢也。◎蔽,覆盖也。

浊:本义饱含泥沙杂物的污水。浑浊。

夷:夷原本为平易、平淡之意。河上公:「无色曰夷,言一无采色,不可得视而见之。」大道自然,没有颜色,所以看不见。老子用「夷」字来形容,有暗寓大道自然平易的意思。另一说「夷」为「几」之误,做「微」解,与帛书本作微同。

13 宠辱若惊,贵大患若身。何谓宠辱若惊?宠之为下,得之若惊,失之若惊,是谓宠辱若惊。何谓贵大患若身?吾所以有大患者,为吾有身也,及吾无身,有何患?故贵为身于为天下,若可以托天下矣。爱以身为天下,如可以寄天下矣。

旷:空旷,形容人心胸广大。

屯乎其若朴;坉乎其若浊。

河上公注:人能知上古本始有一,是谓知道纲纪也。

12 五色使人目盲。驰骋田猎使人心发狂。难得之货使人之行妨。五味使人之口爽。五音使人之耳聋,是以圣人之治也,为腹不为目,故去彼而取此。

浑沌而法分辨,就如浊水一样混浊而不清不楚。

【注】

其上不皦,其下不昧。

07 天长,地久。 天地之所以能长且久者,以其不自生也,故能长生。是以圣人退其身而身先,外其身而身存。不以其无私与?故能成其私。

河上公注:涣者解散,释者消亡,除情去欲,日以空虚。

保此道者不欲盈:楚简作“保此道者不欲尚盈”。

能知古始,是谓道纪。

44 名与身孰亲。身与货孰多。得与亡孰病。甚爱必大费。多藏必厚亡。故知足不辱。知止不殆。可以长久。

河上公注:◎保此徐生之道,不欲奢泰盈溢。◎夫唯不盈满之人,能守蔽不为新成,蔽者匿光荣也。新成者,贵功名。

(长)古之善为士者,必微溺玄达,深不可识,是以为之容:豫乎若冬涉川;犹乎其若畏四邻;严乎其若客;涣乎其若释;屯乎其若朴;坉乎其若浊。孰能浊以静者,将徐清;孰能庀以迬者,将徐生。保此道者不欲尚盈。

大道自然,没有颜色,所以看不见,这就是「夷」。大道无声,让你听也听不到,这就叫做「希」。大道没有形迹,摸索却无法取得,这叫做「微」。这三者无法深究探索,所以是混合为完整的一体。道往上不会放光明,往下也不会因此而晦暗。绵绵不绝而无法命名称呼,最后还是回到空无一物的原点。这也是所谓的没有形状的形状,没有物体的现象,也是所谓的「惚恍」。迎接它却是无法见到它的前面,跟随它却无法见到它的后面。秉持古时候前人走过的大道,以驾御今天所拥有的形迹。能够知道古代是如何开始,这就是大道的头绪。

20 唯与诃。其相去几何。美与恶。其相去何若。人之所畏。亦不可以不畏人。望呵。其未央哉。众人熙熙。若飨于大牢。而春登台。我泊焉未兆。若婴儿未咳。累呵如无所归。众人皆有余。我独匮。我愚人之心也。沌沌呵。俗人昭昭。我独若昏。俗人察察。我独闷闷呵。忽呵。其若海。恍呵。其若无所止。众人皆有以。我独顽以俚。吾欲独异于人。而贵食母。

第三十二章:譬道之在天下,犹川谷之于江海。

混兮:帛书作“湷呵”,竹简作“坉乎”。

或者也可解释为:大道没有颜色,无以示人,示人人亦无以见之,这就是「夷」。

只因无法认识,所以就只能勉强形容它:

得道之人,在人群中没什么两样,不好辨识,只能大概做些描述。

「视之不见名曰夷,听之不闻名曰希,搏之不得名曰微」三句依帛书本则为「视之而弗见名之曰微,听之而弗闻名之曰希,捪之而弗得名之曰夷」。

矜持庄重,好像到别人家做客的样子。

班门弄斧,欢迎批评

视之不见名曰夷,

河上公注:◎玄,天也。言其志节玄妙,精与天通也。◎道德深远不可识知,内视若盲,反听若聋,莫知所长。

俨呵:竹简作“俨乎”。傅奕“俨若客”当缺“乎其”二字,楚简作“严乎”。

《庄子‧应帝王》:「南海之帝为倏,北海之帝为忽,中央之帝为浑沌。倏与忽时相与遇于浑沌之地,浑沌待之甚善。倏与忽谋报浑沌之德,曰:「人皆有七窍,以视听食息,此独无有,尝试凿之。」日凿一窍,七日而浑沌死。」「致诘」是「日凿一窍」的事,强以知识探索大道,反而离大道越去越远,终至大道亡。

犹兮若畏四邻,

朴:意为没有细加工的木料,喻不加修饰。

河上公注: ◎言一在天上不皦。皦,光明。◎言一在天下不昧。昧,有所暗冥。

第二十八章:知其荣,守其辱,为天下谷。

屯:(zhūn)迟钝

秉持古时候前人走过的大道,以驾御今天所拥有的形迹。

河上公注:孰,谁也。谁能知水之浊止,而静之徐徐自清也。

敦兮:帛书作“沌呵”,竹简作“屯乎”。

能够知道古代是如何开始,这就是大道的头绪。

孰能安以久动之徐生?

庀:治理。

希:即「稀」,稀少的意思。《说文》无希字:「稀,疏也。」段注:「徐锴曰:当言从爻从巾,无声字。爻者,稀疏之义,与爽同意。巾,象禾之根茎。至于莃、晞,皆当从稀省。何以知之?《说文》无希字故也。」「疏、通也。稀与穊为反对之辞。所谓立苗欲疏也。引伸为凡疏之偁。」

谁能在混浊之中静心而得到持久的清净?

严:郑重,庄重,不放松,认真。

视:看,或者让人看见。另也可做「示」解,谓大道为色,无法以示人,示人人亦无以见之。《说文》:「瞻也。从见、示。」段注:「瞻,临视也。视不必皆临,则瞻与视小别矣,浑言不别也。引伸之义,凡我所为使人见之亦曰视。《士昏礼》『视诸衿鞶』注曰『视乃正字,今文作示,俗误行之』,《曲礼》『童子常视母诳』注曰『视今之示字』,《小雅》『视民不恌』笺云『视古示字也』,按此三注一也。古作视,汉人作示,是为古今字。示下曰:天垂象见吉凶,所以示人也。」

河上公注:谓下句也。

【解】

老子道德经导读:赞玄

王弼注:夫晦以理物则得明,浊以静物则得清,安以动物则得生,此自然之道也。孰能者,言其难也。徐者,详慎也。

古之善为道者,微妙玄达,深不可识。夫唯不可识,故强为之容,曰:與呵,其若冬涉水;犹呵,其若畏四邻;俨呵,其若客;涣呵,其若凌凙;沌呵,其若朴;湷呵,其若浊;凛呵,其若浴。浊而静之,徐清。安以重之,徐生。葆此道不欲盈,夫唯不欲盈,是以能敝而不成。

此三者不可致诘,故混而为一。

王弼注:四邻合攻,中央之主,犹然不知所趣向者也。上德之人,其端兆不可覩,德趣不可见,亦犹此也。

孰能庀以迬者,将徐生。

此言大道无形迹,日用而不查。每日拥抱大道、追随大道也无法见到它的形影。

安:《说文》:「安,静也。」安即静。

犹兮:帛书作“犹呵”,楚简作“犹乎”。

搏之不得名曰微。

第五十七章:故圣人云﹕「我无为,而民自化;我好静,而民自正;我无事,而民自富;我无欲,而民自朴。」

豫:乐也。《尔雅》旧说“豫”兽名,性疑虑、慎重。

河上公注: ◎言一无形状,而能为万物作形状也。◎一无物质,而为万物设形象也。◎一忽忽恍恍者,若存若亡,不可见之也。

河上公注:谁能安静以久,徐徐以长生也。

【未解】

帛书乙本:视之而弗见,□之曰微,听之而弗闻,命之曰希,捪之而弗得,命之曰夷,三者不可至计,故而为一,一者,其上不缪,其下不,寻寻呵,不可命也,复归于无物,是胃无状之状,无物之象,是胃沕望,隋而不见亓后,迎而不见亓首,执今之道,以御今之有,以知古始,是胃道纪。

旷兮其若谷,

【文】

绵绵不绝而无法命名称呼,最后还是回到空无一物的原点。

准备充裕,就像冬天要涉水过河一样。

夫惟不盈,是以能敝而不成:楚简中无此句。帛书作“不欲盈”。

河上公注:无形曰微,言一无形体,不可搏持而得之。

谁能够在安静之中动做而得到持久的生长?

【译】

绳绳:有两种解释,一是戒慎的样子,二是绵绵不绝的样子。此处应当以第二种解释为宜,即《老子》第六章「绵绵若存,用之不勤」的「绵绵」。《说文》:「绳,索也。从糸,蝇省声。」段注:「绳可以县、可以束、可以为闲。故《释训》曰:『兢兢、绳绳,戒也。』《周南》传曰:『绳绳、戒愼也。』」《诗·周南·螽斯》:「螽斯羽,薨薨兮。宜尔子孙,绳绳兮。」朱熹:「绳绳,不绝貌。」

浑兮其若浊。

郭店楚简《老子》甲本第一组还原

惚恍:若存若亡、若有似无的样子。《正韵》:「恍惚,微妙不测貌。」《庄子‧至乐》:「芒乎芴乎,而无从出乎!芴乎芒乎,而无有象乎!」成玄英疏:「夫二仪造化,生物无心,恍惚芒昧,参差难测;寻其从出,莫知所由;视其形容,竟无象貌。覆论芒芴,互其文耳。」郭庆藩:「芴芒,即忽荒也。」「《淮南‧原道篇》『游渊雾,鹜忽恍」,高注:『忽恍,无形之象。」《文选‧七发》李注引《淮南》正作『忽荒』。《人间篇》曰『翱翔乎忽荒之上』,贾谊《鵩赋》『寥廓忽荒兮,与道翱翔』,是其证。」

帛书乙本:古之善为道者,微眇玄达,深不可志。夫唯不可志,故强为之容﹕曰与呵亓若冬涉水,猷呵亓若畏四,严呵亓若客,涣呵亓若凌泽,沌呵亓若朴,湷呵亓若浊,呵亓若浴。浊而静之徐清,女以重之徐生。葆此道□□欲盈,是以能而不成。

豫兮:帛书作“與呵”,楚简作“豫乎”。

河上公注: ◎一无端末,不可预待也。除情去欲,一自归之也。◎言一无形迹,不可得而看。

《庄子‧应帝王》:南海之帝为倏,北海之帝为忽,中央之帝为浑沌。倏与忽时相与遇于浑沌之地,浑沌待之甚善。倏与忽谋报浑沌之德,曰:「人皆有七窍以视听食息,此独无有,尝试凿之。」日凿一窍,七日而浑沌死。

坉:“土”与“屯”联合起来表示“用土来围合”。

这三者无法深究探索,所以是混合为完整的一体。

保此道者不欲盈,夫唯不盈,故能蔽不新成。

夫唯不可识:楚简中无此句,后作“是以为之容”,后无“曰”字。帛书傅奕皆有“曰”字。

王弼注:无形无名者,万物之宗也。虽今古不同,时移俗易,故莫不由乎此,以成其治者也。故可执古之道,以御今之有。上古虽远,其道存焉,故虽在今,可以知古始也。

河上公注:浑者守举真,浊者不照然也。与众合同,不自专。

帛书《老子》甲本复原第59章

王弼注:不可得而定也。

《说文》:「象之大者。」段注:「此豫之本义,故其字从象也。引伸之,凡大皆偁豫,故《淮南子》、《史记‧循吏传》 、《魏都赋》皆云『市不豫价』。《周礼》司市注云:『防诳豫,皆谓卖物者大其价以愚人也。」大必宽裕,故先事而备谓之豫,宽裕之意也。宽大则乐,故释诂曰:『豫,乐也。』《易》郑注曰:『豫喜豫说乐之皃也。』亦借为舒字,如《洪范》:『豫,恒燠若,卽舒,恒燠若也。』亦借为与字,如《仪礼》古文与作豫是也。」

本章楚简相对完整,译文从楚简。

微:匿踪,行迹隐匿而无以发现。《说文》:「隐行也,从彳声。」段注:「训眇。微从彳,训隐行。叚借通用微而不行。邶风。微我无酒。又假微为非。」「《左传》哀十六年文杜曰:『微,匿也』,与《释诂》『匿,微也」互训,皆言隐,不言行。之叚借字也,此偁传说叚借。」

豫兮若冬涉川,

孰能浊以澄,靖之而徐清,孰能安以久,动之而徐生:帛书为简句“浊而静之,徐清。安以动之,徐生。”楚简作“孰能浊以静者,将徐清,孰能庀以迬者,将徐生。”

河上公注:圣人执守古道,生一以御物,知今当有一也。

俨兮其若客,

涣,若冰将释:帛书作“涣呵,其若凌凙”,楚简作“涣乎其若释”。

河上公注: ◎三者谓夷希微也,不可致诘者,谓无色无声无形,口不能言,书不能传,当受之以静,求之以神,不可诘问而得之也。◎混,合也。故合于三,名之而为一。

甲骨文玄与ㄠ同字,同作。ㄠ即幼小之义,《说文》:「 ㄠ ,小也,象子初生之形。凡ㄠ之属皆从ㄠ 。」老子用「玄」字实双关语,一方面指其深远而不可测,另一方面指其为道之元始所生之子。又《老子》第十章「专气致柔,能婴儿乎」,第二十章「我独泊兮,其未兆,如婴儿之未孩」,二十八章「为天下溪,常德不离,复归于婴儿」,五十五章「含德之厚,比于赤子」,老子以婴儿喻道,亦可从玄字窥得。

第十五章九十八言

视之不见名曰夷,听之不闻名曰希,搏之不得名曰微。此三者不可致诘,故混而为一。其上不皦,其下不昧。绳绳不可名,复归于无物。是谓无状之状,无物之象,是谓惚恍。迎之不见其首,随之不见其后。执古之道,以御今之有。能知古始,是谓道纪。

第二十八章:知其荣,守其辱,为天下谷,常德乃足,复归于朴。朴散则为器,圣人用之,则为官长,故大制不割。

犹:猶,愑属。《说文》旧说“犹”兽名,性警觉、戒备。

河上公注:无声曰希,言一无音声,不可得听而闻之。

第十九章:绝圣弃智,民利百倍;绝仁弃义,民复孝慈;绝巧弃利,盗贼无有。此三者以为文不足,故令有所属﹕见素抱朴,少私寡欲。

其若:如此怎么样呢?其:表示假设关系,相当于“如果”。 若:怎样,怎么样;亦指怎么办;怎么,为什么。

迎之不见其首,随之不见其后。

河上公注:敦者质厚,朴者形未分。内守精神,外无文采也。

【校】

道往上不会放光明,往下也不会因此而晦暗。

谨慎小心,好像害怕周围邻居的样子。

古之善为道者,微妙玄通,深不可识。夫惟不可识,故强为之容曰:豫兮若冬涉川,犹兮若畏四邻,俨若客,涣若冰将释,敦兮其若朴,旷兮其若谷,混兮其若浊。孰能浊以澄,靖之而徐清,孰能安以久,动之而徐生。保此道者不欲盈。夫惟不盈,是以能敝而不成。

大道没有形迹,摸索而无法取得,这叫做「微」。

河上公注:谓得道之君也。

【字】

迎接它却是无法见到它的前面,跟随它却无法见到它的后面。

微妙玄通,深不可识。

旷兮其若谷:楚简中无此句。帛书作“凛呵,其若浴”,在下句。

名:名称,命名。《说文》:「名,自命也。从口从夕。夕者,冥也。冥不相见,故以口自名。」「名」本义为自己称呼自己,从夕从口,因天黑时见不到人,要表名自己身份的方法就是靠出口表明。后来引申至一切事物的名称皆可称名,更进一步引申为名声、名誉。名也可指更为抽象的「概念」,如形名之名,形为具体之形,名为抽象之概念。

第三十二章:道常无名,朴虽小,天下莫能臣也。

古之善为道者:帛书乙本“善”字残,甲本全残。竹简作“善为士者”后接“必”字。

帛书甲本:视之而弗见,名之曰,听之而弗闻,名之曰希,捪之而弗得,名之曰夷,三者不可至计,故而 □ □ ,=者,其上不攸,其下不,寻寻呵不可名也,复归于无物,是胃无状之状,无物之 □ , □ □ □ □ , □ □ □ □ □ □ , □ 而不见其首,执今之道,以御今之有,以知古始,是胃□ □。

第四十一章:上士闻道,勤而行之;中士闻道,若存若亡;下士闻道,大笑之。不笑,不足以为道。

涣:流散,散开。

王弼注: 无状无象,无声无响,故能无所不通,无所不往,不得而知,更以我耳目体,不知为名,故不可致诘,混而为一也。

敦兮其若朴,

古时候善于遵循道的人,一定是通晓微妙深邃的道理,高深难以识别,所以我只能大概说说他们的样子。迟疑起来就像冬天趟水过河那样,警惕起来就像害怕周围邻近的人。庄重起来就好像去做客,潇洒起来就像冰雪消融。(屯乎其若朴;坉乎其若浊。)谁能把浑浊平静下来慢慢变得清澈?(孰能庀以迬者,将徐生)遵循道的人,不会可以追求全部充实。

执古之道,以御今之有。

古时候善于做事的人。

迬:[zhù]:行止。 [wǎng]:古同“往”。

这也是所谓的没有形状的形状,没有物体的现象,也是所谓的「惚恍」。

古之善为士者,

涉川:帛书作“涉水”,楚简作“涉川”。

大道自然,没有颜色,所以看不见,这就是「夷」。

微:匿踪,行迹隐匿而无以发现。《说文》:「隐行也,从彳声。」段注:「训眇。微从彳,训隐行。叚借通用微而不行。邶风。微我无酒。又假微为非。」「《左传》哀十六年文杜曰:『微,匿也』,与《释诂》『匿,微也」互训,皆言隐,不言行。之叚借字也,此偁传说叚借。」

傅奕《道德经古本篇》第十五章

皦与昧对举,昧为昏暗不明,则皦为清楚明白,引伸为光明的意思。

帛书甲本:深不可志。夫唯不可志,故强为之容﹕曰与呵其若冬,畏四,其若客,涣呵其若凌泽,□呵其若楃,湷□□ □□,□□□若浴。浊而情之余情,女以重之余生。葆此道不欲盈,夫唯不欲成。

大道无声,让你听也听不到,这就叫做「希」。

王弼注:凡此诸若,皆言其容,象不可得而形名也。

夷:平易。《说文》:「平也。从大从弓。东方之人也。」关于「夷平也」段注:「此与君子如夷、有夷之行、降福孔夷传夷易也同意。夷卽易之叚借也。易亦训平。故叚夷为易也。节南山一诗中平易分释者、各依其义所近也。风雨传曰夷悦也者、平之意也。皇矣传曰夷常也者、谓夷卽彝之叚借也。凡注家云夷伤也者、谓夷卽痍之假借也。周礼注夷之言尸也者、谓夷卽尸之叚借也。尸、陈也。其他训释皆可以类求之。」

谷:老子一向以「谷」来比喻空虚、虚心、谦卑。

河上公注:无色曰夷,言一无采色,不可得视而见之。

此句疑作「安以动之徐生」或「安以久之徐生」,依河上公注应作「安以久之徐生」,若依帛本或是与上文对举,则应作「安以动之徐生」。

纪:理出丝的头绪为「纪」,引伸有整理、治理的意思。段玉裁:「一丝必有其首,别之是为纪。」《说文》:「丝别也。」段注:「『别丝』各本作『丝别』,《棫朴正义》引『纪,别丝也』,又云『纪者别理丝缕』,今依以正。别丝者,一丝必有其首,别之是为纪。众丝皆得其首是为统,统与纪义互相足也,故许不析言之。《礼器》曰:『众之纪也,纪散而众乱。」注曰:『纪者丝缕之数有纪也。』此纪之本义也,引申之为凡经理之称。《诗》「网纪四方」笺云:『以罔罟喻为政,张之为纲,理之为纪。」《洪范九畴》『四、五纪」,斗牵牛为星纪。《史记》每帝为『本纪』,谓本其事而分别纪之也。《诗》『滔滔江汉,南国之纪』毛传曰『其神足以纲纪一方」,笺云『南国之大川,纪理众水,使不壅滞』。」

此句或作「古之善为道者」。

第二十一章:孔德之容,惟道是从。道之为物,惟恍惟惚。惚兮恍兮,其中有象;恍兮惚兮,其中有物。窈兮冥兮,其中有精;其精什真,其中有信。自今及古,其名不去,以阅众甫。吾何以知众甫之状哉?以此。

涣散不整,好像冰将要融化一样。

诘:问,探索求知之义。致,得。「不可致诘」,无法得问,无法探索而得知,王弼注「不得而知」,意谓道是没有颜色、声音、形迹,因此无法探索而得知。

第四十一章:上士闻道,勤而行之;中士闻道,若存若亡;下士闻道,大笑之。不笑,不足以为道。故建言有之﹕明道若昧,进道若退,夷道若颣,上德若谷,大白若辱,广德若不足。

《说文》:放部「敫,光景流也,从白从放,读若龠。」段注:「谓光景流行。煜耀昭箸。」《论语‧八佾》孔子语鲁大师乐曰:「乐其可知也:始作,翕如也;从之,纯如也,皦如也,绎如也,以成。」朱熹注:「皦,明也。」《说文》:「皦,玉石之白也。」段注:「《王风》『有如皦日』传曰『皦白也』,按此叚皦为皢也。《论语》『皦如也』何曰『言乐之音节分明也』,此其引伸之义也。」

王弼注:冬之涉川,豫然若欲度,若不欲度,其情不可得见之貌也。

绳绳不可名,复归于无物。

涣兮若冰之将释,

王弼注: 欲言无邪,而物由以成。欲言有邪,而不见其形,故曰,无状之状,无物之象也。

第三十七章:道常无为而无不为。侯王若能守之,万物将自化。化而欲作,吾将镇之以无名之朴。无名之朴,夫亦将无欲。不欲以静,天下将自定。

搏:摸索而持之。《说文》:「索持也。一曰至也。从手尃声。」段注:「索持,谓摸索而持之。」

徐:《说文》:「徐,安行也。」此引伸为缓慢、持久。

是谓无状之状,无物之象,是谓惚恍。

朴:朴素,河上公「朴者形未分」,朴为形体未分的样子。

河上公注: ◎绳绳者,动行无穷极也。不可名者,非一色也,不可以青黄白黑别;非一声也,不可以宫商角征羽听;非一形也,不可以长短大小度之也。◎物,质也。复当归之于无质。

心胸宽阔,有如山谷一样空虚。

河上公注:举事辄加重慎与,与兮若冬涉川心,犹难之也。

河上公注:旷者宽大,谷者空虚不有德,功名无所不包也。

玄:《说文》:「幽远也。黑而有赤色者为玄。象幽而入覆之也。凡玄之属皆从玄。」河上公:「玄天也。」王弼:「玄者冥也。」老子五十一章:「玄德深矣,远矣,与物反矣,然后乃至大顺。」玄为幽远而无法看到尽头的样子,此形容道的元始本体。

细微无形迹而美妙,幽远而通达,深邃而无法认识。

保有此持久之道的人内心谦虚而不会盈满,就因为不盈满,所以能够守旧而持久,不会立新而容易败坏。

古时候善于做事的人,细微无形迹而美妙,幽远而通达,深邃而无法认识。只因无法认识,所以就只能勉强形容它:防备充裕,就像冬天要涉水过河一样;谨慎小心,好像害怕周围邻居的样子;矜持庄重,好像到别人家做客的样子;涣散不整,好像冰将要融化一样;敦厚而很朴素的样子;心胸宽阔,有如山谷一样空虚;浑沌而法分辨,就如浊水一样混浊而不清不楚。谁能在混浊之中静心而得到持久的清净?谁能够在安静之中动做而得到持久的生长?保有此持久之道的人内心谦虚而不会盈满,就因为不盈满,所以能够守旧而持久,不会立新而容易败坏。

第六章:谷神不死,是谓玄牝。玄牝之门,是谓天地根。绵绵若存,用之不勤。

士:事也,或者能够胜任其事者也称做士,也就是有才干,做事有始有终,能够胜任的人。《说文》:「事也。数始于一,终于十。从一从十。孔子曰:『推十合一为士。』凡士之属皆从士。」段注:「《豳风》、《周颂》传凡三见。《大雅》『武王岂不仕』传亦云『仕,事也』。郑注《表记》申之曰『仕之言事也』。士事㬪韵,引伸之,凡能事其事者偁士。《白虎通》曰:『士者事也,任事之称也。』故传曰:『通古今、辩然不,谓之士。』」

孰能浊以静之徐清?

河上公注:其进退犹犹如拘制,若人犯法,畏四邻知之也。

河上公注:如客畏主人,俨然无所造作也。

老子道德经导读:显德

新:新旧之新。《说文》:「取木也。」段注:「取木者新之本义,引申之为凡始基之偁。」新成,重新创立之意。新者反而易败,憨山大师:「凡物旧者,最持久,能奈风霜磨折。而新成者,虽一时鲜明,不久便见损坏。」

第六十五章:古之善为道者,非以明民,将以愚之。

第六十八章:善为士者不武,善战者不怒,善胜敌者不与,善用人者为之下,是谓不争之德,是谓用人之力,是谓配天古之极。

第六十六章: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,以其善下之,故能为百谷王。

犹:迟疑而郑重、谨慎的样子。犹与豫对举,有取「犹豫」之义,现今以「犹豫」形容人进退不决的样子,实则这两字原本都是在形容人谨慎小心的样子,因谨慎小心而显得进退不决。犹是一种善于爬树的动物,生性小心多疑,「犹兮」即形容人小心、谨慎的样子。豫则是防备的样子,都有小心谨慎之义。《说文》:「玃属,从犬酋声。一曰陇西谓犬子为猷。」段注:「《释兽》曰『犹如麂,善登木』,许所说谓此也。《曲礼》曰:『使民决嫌疑,定犹豫。』正义云:『《说文》犹玃属,豫象属,此二兽皆进退多疑,人多疑惑者似之,故谓之犹豫。按:古有以声不以义者,如犹豫双声,亦作犹与。亦作冘豫,皆迟疑之皃。《老子》『豫兮如冬涉川,犹兮若畏四邻』,《离骚》『心犹豫而狐疑』,以犹豫二字皃其狐疑耳。李善注〈洛神赋〉乃以犹兽多豫,狐兽多疑对说。王逸注《离骚》绝不如此。《礼记正义》则又以犹与豫二兽对说,皆郢书燕说也。如〈九歌〉『君不行兮夷犹』王逸即以犹豫解之,要亦是双声字。《春秋经》『犹三望』、『犹朝于庙』、『犹绎今』,谓可已而不已者曰犹,即犹豫、夷犹之意也。《释诂》曰『猷,谋也』,《言》曰:『猷,图也』,《召南》传曰『犹,若也』。《说文》『图者画也,计难也,谋者虑难也』。图谋必酷肖其事而后有济,故图也、谋也、若也为一义。《周礼》以犹鬼神示之居,犹者图画也,是则皆从迟疑郑重之意引伸之。《魏风》毛传『猷,可也』,可之义与庶几相近,庶几与今语犹者相近也。《释诂》又曰『猷,道也』,以与由音同。『秩秩大猷』《汉书》作『大繇』可证。《释诂》又云『猷,巳也』,谓巳然之词,亦即犹三望之类也。」

豫:防备充裕的样子。豫原义为大象,即《说文》所说的「象之大者」。象为体积庞大的动物,象之大者,是大中之大,以此而引伸出充裕、余裕、宽裕的意思,再引伸出预备、豫乐、舒乐等意思。豫又和与字互为叚借,《仪礼》古文「与」皆作「豫」,河上公及帛书本「豫」皆作「与」。此处当解释防备充裕、宽裕的样子,因「豫」与下文「犹」字对举,犹为小心谨慎,豫当与犹相反,为宽裕之貌。

生:生长的意思。《说文》:「生,进也,象艸木生出土上,凡生之属皆从生。」

古之善为士者,微妙玄通,深不可识。夫唯不可识,故强为之容﹕豫兮若冬涉川,犹兮若畏四邻,俨兮其若客,涣兮若冰之将释,敦兮其若朴,旷兮其若谷,浑兮其若浊。孰能浊以静之徐清?孰能安以久动之徐生?保此道者不欲盈,夫唯不盈,故能蔽不新成。

蔽:应作「敝」,原指坏掉的衣服,后来引伸凡事物败坏、破旧都可称敝。王弼注「蔽,覆盖也」不正确,老子蔽与新对举,二十二章「敝则新」皆可证敝即破旧之义。《说文》:「敝,帗也,一曰败衣。」段注:「引伸为凡败之偁。」「能敝」有守旧,守住人之固有本性,和光同尘之义。

敦厚而很朴素的样子。

夫唯不可识,故强为之容﹕

第二十二章:曲则全,枉则直,洼则盈,敝则新,少则得,多则惑。

本文由中国历史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老子道德经导读:赞玄